当前位置:

第85章 难产

风流书呆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自从第一只信鸽飞来以后,关素衣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忽纳尔的尺素,有时候甚至一日几封,不是情诗就是告白,还有些生活中的琐碎片段。她很少回信,被缠得狠了才会写上一句两句,且都是明明白白的拒绝,但那人仿佛看不懂,略消沉一天,隔日如故。

    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……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!”这日,白鸽又送来一封情信,关素衣一字一句念诵,冷笑道,“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分明刚才还让李姐姐把我邀出去,躲在角落看了半个多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您也发现了?”金子替自家陛下感到丢脸。那做贼一样的动作竟让夫人看去,待夫人得知他身份,还不一世英名扫地?

    “九尺高的人杵在那儿,除非瞎子才看不见。”关素衣抖了抖纸条,叹道,“罢了,只要不让我为难,且随他去吧。你看他这笔字儿,倒是大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写得越来越像夫人的字迹了,忽纳尔大人倒是挺好学的。”金子笑着点头,伸手接了情信,藏入暗匣里。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,暗匣早已装满大大小小的纸条,怕是再过不久便得换个大点的箱子。

    明兰忧虑道,“小姐,您还是把这些东西烧掉吧,免得被人发现,说您,说您……”她脸颊通红地垂头,似是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关素衣经历过上辈子的诬陷,自然明白其中厉害,但只要一想起忽纳尔总是荡着浓浓爱意的眼眸,和那一句“此生此世非卿不娶”,她就无论如何也硬不下心肠。活了两辈子,这是她得到的第一句告白,第一个不舍,也是第一次守护。如果可能,她真的想将它好好地,妥帖地珍藏,而不是一把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她再如何刚强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难道就不允许她心中有一处柔软而又温暖的所在?难道就不允许她偶尔疲惫的时候,有一份想起来就能绽开微笑的美好记忆?

    上辈子太苦,这一世她想品尝一点点甘甜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见小姐不知怎地,忽然陷入迷茫,眼角还隐有泪光闪动,明兰立刻慌了神,摆手道,“哎呀,是奴婢多嘴,暗匣藏得好好的,哪里会让人发现。金子姐姐别愣着了,赶紧把它收起来吧,日后这书房咱们得看好,不让旁人随意进来。”

    金子忙把匣子收起来,见夫人心情还是不好,转移话题道,“夫人,您听说了吗?叶家人除了叶繁和宫里的叶采女,其余全死光啦!”曾经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叶蓁,早就一贬再贬,成了最低贱的采女,连个稍微得脸的宫女太监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儿?”关素衣果然回神,拧眉追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他家得罪了谁,竟放毒蛇把幸存之人全咬死了!”

    “全被毒蛇咬死?据我所知,叶家余下那些人虽说都判了流放,却不在一个地方,边境各处都有,这里三两个那里三两个,想把人找全一个个杀死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前后几乎耗费了五六个月时间。第一个叶家人被咬死的时候,当地衙役还以为是意外,随便用草席裹了埋掉,接着是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,直到全死光了才有官员觉出蹊跷,派人去查,如今已上报朝廷,怕是会大力搜检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五六个月时间全都花在找人、杀人上,如此循环往复,若是没有深仇大恨,谁愿意耗费这等心力?叶家得罪的这人不简单啊!”关素衣沉吟道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!从手法上看,正是当年追杀陛下那人!金子眸光闪烁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思忖间,外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,随后便是一阵闹闹哄哄。明兰走到外面打探,一会儿功夫便回来了,不屑道,“原是叶姨娘听说家人俱亡的消息悲痛欲绝,无论如何也要去边关祭拜,目下正跪在正院求老夫人开恩,放她出行。”

    金子冷笑道,“当初叶家人流放出京的时候怎不见她悲痛欲绝,现在倒嚎起来了,怕是想让老爷陪她一块儿去吧,就算去不了,也得让老爷看看她的孝心,好生安慰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安慰着安慰着,就可以滚到一处了。”说起旁人,明兰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,竖起两根大拇指互相碰了碰,笑容猥琐。

    关素衣拧了拧她脸颊,叹道,“弟妹已经七个多月了,身子越发沉重,总让她这样吵闹可不行。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还未走到正院,哭嚎声就已止息,关素衣入了内堂,却见赵纯熙和木沐正陪着阮氏,老夫人头疼,已回房歇了。

    阮氏似乎很高兴,招手道,“熙儿越来越能干了,三两句话就撵走了叶姨娘,叫我和婆母得了清静。她还给我带了福记的酸枣糕,大嫂快过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阮氏之前害喜害得厉害,什么都吃不下,就好福记的酸枣糕,关素衣哪能与她分这口吃食,忙笑着推掉,而后抱起木沐,捏了捏他鼻尖。几人坐下慢慢聊天,大约一刻钟后,阮氏忽然抱着肚子呻·吟起来,襦裙飞快打湿,染上的却并非羊水,而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快去叫稳婆和太医!太医若是来得慢就去街上找几个大夫。快快快!”旁人还处于惊骇之中,关素衣已迅速回神,一面指派下仆各处行事,一面让赵纯熙把木沐带出去,转而命令道,“金子你精通医术,先替弟妹看看。”

    金子不敢耽误,一把将百十斤重的孕妇抱起来,稳稳当当送入内室。不过须臾,阖府上下便闻风而动,却又丝毫不乱,稳婆和大夫先后找来,太医果然有事在身,慢了一步,从早晨折腾到子夜,却还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产房里,阮氏尖叫哭喊的声音慢慢降下去,太医隔窗问道,“不行了,保大还是保小?”

    不等赵陆离和老夫人反应,关素衣已斩钉截铁地道,“保大!”谁也看不见她的指甲已抠入掌心,汩汩流血。

    已命悬一线的阮氏忽然痛哭起来。作为当事人,她的感觉比太医还清晰,保大已无可能,不如用自己的命换孩子一条生路。她拼尽最后一口气,大声喊道,“嫂子,得您今日一句‘保大’,我便是入了地府,转世投胎,也绝不会忘了您的恩情。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,羊水未破,血已流尽,断然救不回来了!我最后求您一次,救我的孩子,一定要救我的孩子!来生我愿替您当牛做马!”

    关素衣泪如泉涌,嗓音狠戾,“莫说这些浑话!保全了自己,将来想生多少孩子没有?太医,别听她的,赶紧救人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微臣这就施针!”太医连忙回神,抽·出银针让金子扎穴。

    阮氏还不死心,哑声呐喊,“我真的不行了,嫂子您就答应我吧!只要是您答应的,断没有做不到的。嫂子,我现在谁也不信,连我自己都不信,只信您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话未说完,一股鲜血就狂涌而出,终于耗尽她最后一丝生命。她双眼暴凸,表情不甘,仿佛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察觉屋里忽然没了动静,关素衣浑身冰凉,满心惶然。命运难道真是不可违抗的吗?她费尽心机保全阮氏,却还是留不住她?

    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,满身是血的金子、太医、稳婆从里面走出来,哀痛道,“二夫人走了,孩子,孩子也没保住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瞬间软倒下去,赵陆离连忙搀扶,泪珠滚滚而落。几个孩子被锁在正房,并未得到消息,也不知如何恐惧焦虑。关素衣却只是愣了愣,然后义无反顾地踏进产房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几乎能把人熏晕,阮氏就躺在被血浸透的床褥上,眼珠死死盯着门口,似乎有无数呐喊,无数祈求,无数渴盼,却再也不能诉诸于口。

    “救我的孩子,一定要救我的孩子!”她临死最后一句呼唤总在关素衣耳畔响起,令她心如刀绞,痛不可遏。她跪倒在床边,颤手抹下阮氏的眼睑,却接连三次未能如愿,只好去整理遗容,擦洗遗体,让阮氏走得干干净净、体体面面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些活儿还是交给奴婢来干吧。此处血腥气太浓,怕会冲撞了您,快回去好生洗洗,稍作休息,等这里忙完了奴婢再去叫您。接下来还有丧事要办,您一定得补足精神,免得撑不下去。”虽然知道夫人胆魄过人,重情重义,绝不会在意产房的血污与死气,金子却不得不规劝。

    若夫人因此染了病,陛下怕是会比她本人更难受。

    关素衣手掌覆在阮氏鼓胀的肚皮上,感觉底下有什么东西踢蹬了一脚,表情先是诧异,继而沉思,最后转为决绝。她直勾勾地朝金子看去,双目像燃烧着两团烈火,能把人灼伤。

    “你懂武艺,且擅医术,对吧?”她沙哑的嗓音里暗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惊涛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您想做什么?”金子心脏狂跳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找一把刀来,我要剖腹取子!”她一字一句缓缓开口,亮如寒星的眼眸告诉旁人,她没疯,反倒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