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58章 醒悟

风流书呆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关素衣既与赵陆离撕破了脸,这会儿说话也不客气,命金子拿来侯府舆图,指点道,“现在的镇北侯府乃前朝权臣龙裘旧居,龙裘官至郎中令,府邸自是参照品级与祖制来建,本就不甚宽敞,而侯府人口简单,当年住进来时很多宅院用不上,也就闭锁了,如今年久失修、屋檐破败,住不得人。侯爷倘若要安置这一百来号人,便又得花费一大笔银子修缮宅邸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将算盘上下一晃,令算珠归位,继续道,“这笔账待我来算一算,木料若用次一等的榆木,石材就近取,外加打造家具,购买摆设,添置床褥……”噼里啪啦一阵脆响,她摊手道,“共计六千六百八十两,抹了零头,就算六千两。侯爷,今年的出息各大庄子和店铺还未送来,你上哪儿找这么多银子?”

    赵陆离心头滴血,思忖半晌才道,“我那里还有很多古董字画,若是拿出去卖了,应当可以募集到万把银子。”

    关素衣点头,“好,修缮房屋的银子有了,却也需时间筹集,毕竟你得慢慢寻买主不是?再者,修缮房屋得一年半载方能完工,而叶家人马上就要入住,烦请侯爷拿一个章程出来。不过我有言在先,老夫人素有偏头疼的毛病,喜静不喜闹,她这正院不能添人。”

    赵陆离见夫人已有松口的架势,忙道,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怀孕,需得养胎,木沐又敏感多思,受不得惊吓,故二房也不能添人”关素衣颇为怪异地瞥他一眼,发觉他竟有些低三下气,也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。

    “自然,自然。”赵陆离继续应和。

    “我与叶家有不共戴天之仇,为防哪天被人暗害,正房更不能添人。”关素衣语气冷厉。

    “我必不让叶家人搅扰夫人半分。”赵陆离连忙起誓,红着脸说道,“那么接下来夫人可有安排?我从来不理后宅之事,竟不知其中还有这许多弯弯绕绕,而管理一个家,竟不比管理一个国轻松。夫人的含辛茹苦,夫人的面面俱到,夫人的良苦用心,我总算是体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似乎还有很多感悟未说,却因喉咙哽塞,一时无法成言,待汹涌而来的羞愧与懊悔咽下,越发不知该如何启口。

    关素衣万没料到赵陆离也能说人话,不免看了他好一会儿,这才点着舆图说道,“这一百来号人里,粗使仆役与侯府的粗使仆役混居,反正都是大通铺,加几个床位便可;一二三等丫鬟、长随、管事亦遵循此例,换言之,以前能单独居住的人,现在得二个、三个、甚至四个混居,这等小事便交给管家去协调处理;妇人与老人毕竟是长辈,最好住宽敞一点,便把蓬莱苑的主院让出,十几间屋子尽够了,再辟出偏院和暖阁,十二位小姐与赵纯熙同住;几位少爷自是与赵望舒搭伴,如此,惊蛰楼内还空了五间屋子,刚好给几位幼童及其奶娘暂居,倒也勉勉强强能塞下。”

    赵陆离连连点头,不断道谢,赵望舒也很期待每天有几位表兄弟作伴的日子,唯独赵纯熙,心肝都被戳烂了却不得不假装赞同。

    关素衣淡淡扫她一眼,又拍了拍明显不乐意的老夫人,忽然转了话锋,“吃穿住行都解决了,侯爷切莫觉得万事大吉,尚有更糟糕的境况在后边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赵陆离思忖片刻,黯然道,“夫人是担心侯府也惹上官司?还请夫人放心,我已有章程,绝不会牵连妻儿老小。”

    关素衣竟似不认识他一般,上下左右打量了好一会儿,直看得他面皮红透,复又变白,继而转青,才道,“这只是其中一点顾虑。依侯爷对叶府的看重,他家那些烂事,你定然牵涉已深,不是轻易能摘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赵陆离颓然拱手,“夫人说的极是。我确实已泥足深陷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!”赵纯熙惊叫起来,直至此时方掉下几滴真心实意的泪珠,哽咽道,“您真的会被牵连吗?您会不会有事?会不会被抓去牢里,会不会像外祖父那样,那样……”她不敢说“伏诛”二字,无数恐惧袭上心头,令脑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赵望舒也终于感到大事不妙,从老夫人身后扑了出来,连连道,“爹爹也会被抓去坐牢?真的吗?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作孽啊!真是作孽!”老夫人搂紧孙子痛哭,已顾不得外面那些叶家人了。

    屋里顿时被愁云惨雾笼罩,唯关素衣泰然自若,待他们声音渐熄才道,“一味啼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索性此时皇上还未开审,侯爷还有将功折罪的机会,只管褪了官袍,背上荆条,去承德殿前自首请罪吧。”

    赵陆离越发感到夫人遇事沉稳,思维敏捷,竟与他想到一处,不由柔和了面庞,喟叹道,“夫人果然贤淑又聪慧,将这个家交给你,我很放心。能娶到你真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关素衣不耐烦听他这些吹捧的话,敲击桌面打断,“咱们还是先解决叶家的事吧。安顿他们,你不但要承受钱财上的压力,更会造成许多深远而又负面的影响。叶家那些姿容绝世的少女,你可看清楚了?她们均为叶全勇笼络各家的棋子,从小接受特殊训练,只知怎么争宠献媚,刺探情报,掌控人心,并不懂何谓贞静娴淑,让她们与赵纯熙混居,或会令她走上歪路,亦会引起后宅纷乱。再者,待叶全勇罪行全面揭露,你就那么肯定这些女眷是无辜的,不会有官兵带人来抓捕漏网之鱼?不会误伤了你的一双儿女?娶了叶氏女的人家或休妻,或出妾,必会想方设法与叶家摆脱关系,那些女人若是来投奔你,你接还是不接?届时叶氏女的名声烂透,你怕不怕连累赵纯熙,叫她也嫁不出去?叶氏儿郎多出纨绔,赵望舒那些表兄弟里,真正出息的有几个?他们对赵望舒会造成何等影响,你也考虑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关素衣敲击桌案,挑明道,“为了你这一双儿女的名声,为了他们的前程与婚姻大事,也为了侯府日后的安宁,我建议你请他们出去。当然,你若是在外边给他们买了宅子安顿,我也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儿媳妇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,老夫人大以为儿子会迷途知返,哪料他苦思良久,竟咬牙道,“夫人您有所不知,我与亡妻叶蓁结识于微末,相交于危难,她的死也是因为我。倘若没有她,便没有现在的镇北侯府,也没有这一家老小荣华富贵的生活。我赵家原是犯官,在边关生活极为贫苦,且没少受折辱,若非我岳父、岳母多有周济,我们一家早就饿死了。这些恩情,我不能忘,更不能不报。夫人出自儒学世家,最重仁义礼智信,应当能理解我,亦能成全我。倘若平安过了这一关,咱们就好好过日子。以前种种误解,伤害,争吵,皆因我而起,是我不体谅夫人,一味苛求,一味沉溺于过往,反把咱们和和美美、快快乐乐的小家,糟蹋成现在这副支零破碎的模样。夫人,是我对不住你!借时人一句话,我镇北侯何德何能才能娶你关氏为妻,倘若再不好好珍惜,真该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赵陆离是真心忏悔,也是真心觉出关素衣的好来。平常的时候或许不显,然而遇见这等危及全家的大难,她的沉稳、刚强、干练,便展露无遗。有她在,家里就有了定海神针,只觉无比妥帖,无比安心。

    关素衣却早已冷了心,垂下眼睑道,“你拉拉杂杂一大堆,不过是为叶府求情罢了。你还是想收留他们,哪怕他们有可能祸害你的儿女?”

    “夫人所说并非危言耸听,我会好生告诫岳,刘夫人,让她多加管束家人。倘若母族罹难,我侯府不管,两个孩子也不管,难道名声就能好听了?我相信望舒和熙儿定也不会见死不救,待诸人安顿妥当,我自然会想办法掐灭种种隐患。抓紧时间修缮房屋是一则,分发银两遣返心存去意者是一则,剩下那些慢慢安排。我不是不愿把他们安置在府外,然叶府一案刚爆发,事态犹待发展,对岳父心怀仇怨者若拿他们开刀,他们必死无疑。来日叫我如何有脸去九泉之下面见亡妻。待日后风波平息了,我自然会把他们移出去。”

    而事实上,叶蓁根本没死,他就更不能丢弃叶氏全族。

    “你没脸见她,倒是有脸见我。”关素衣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脸见夫人。”赵陆离苦涩难言,“我想尽忠,我想守节,我想全了孝道,但我已处于如此尴尬境地,却是上不得,下不得,进不能,退不能,除了浑浑噩噩、糊里糊涂度日,已没有旁的活路。其中曲折不堪外道,还请夫人最后原谅我这一次!夫人求您!”

    话落拉着一双儿女,哽咽出声,“快给你们母亲磕头。往日是你们不孝,总忤逆夫人,日后谁再惹夫人生气,我定然不饶。你们母亲仁厚,不会放着你们外祖母不管。”

    赵望舒最是听父亲的话,立即磕了三个响头。赵纯熙差点把牙根咬碎才没让自己怒吼出来。爹爹,您别只想着叶家和娘亲,也为我们考虑考虑啊!

    关素衣见火候差不多了才徐徐开口,“好,你既然一意孤行,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浑身一震,当即便要反对,却被儿媳妇抬手打断。她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热茶,续道,“这张舆图你仔细看看,正院、正房、二房,恰好在一条线上,而三个宅院的用度也与你们不同,如此,倒不如在中间砌一面墙,把侯府隔断,你们父子三个与叶家人住东头,我、老夫人、弟妹、木沐,住西头,二弟已成家立业,早该开府,咱们就借他名头一用,来一个分府不分家,东、西二府单过,互不相干。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东、西二府?这样大的变动,这样周全的规划,这样绝妙的主意,恐怕不是灵光一现的偶得吧?当叶府遭难,当自己接回众人,她也许就在谋划这件事,而自己在她刻意引导之下,竟一步步掉入陷阱,吃穿住行都已分割得一清二楚,便是想反对也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夫人好细腻的手段,好聪慧的头脑,好果决的行事!若此次自己无法全身而退,赵家有她,竟似放了一百二十个心,全无后顾之忧。赵陆离一时皱眉,一时叹息,最终深深一拜,无奈妥协,“便依夫人所言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略一思忖,也默许了此事,青白的脸色总算慢慢浮上红晕。儿子能娶到素衣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但愿这回他是真的迷途知返,能与素衣好好过日子。这围墙建了,总有一日可以拆掉,俗话说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,只要这夫妻二人同心,还有大好的将来在后头等着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