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7章 备嫁

风流书呆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关氏族人原以为关素衣与镇北侯的婚事泡汤了,哪料皇上竟直接下旨赐婚,这可是天大的荣耀,一时间欣喜若狂的人有之,忐忑不安的人有之,嫉恨难平的人亦有之。但大家都不敢表露内心的真实想法,纷纷摆出和乐的模样,跑去向关老爷子道喜。

    由于镇北侯府催得紧,婚期就定在下月中旬,把仲氏急得够呛,一夜过去便长了满嘴燎泡。关家本是耕读世家,在原平老家颇有几分田产,但关老爷子执意要上燕京,仲氏不得不变卖田产筹集盘缠,一路上已经用掉七七八八,购置宅邸后已所剩无几。若女儿嫁的是普通人家,倒还有时间准备,但镇北侯府乃朝堂新贵,有权有势,她手里那点东西也就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为此,关老爷子和关父把自己的私库都掏空了交给仲氏,连远在原平的母族亦托人带了不少财物。即便如此,想要让女儿风风光光出嫁,却还是差了一大截。尤其过门后还有一个晒嫁妆的习俗,镇北侯府请来的宾客定然个个身世非凡,会不会因此更加看轻女儿?女儿日后能否在婆家站稳脚跟?

    仲氏越是胡思乱想越是寝食难安,短短几天头发都愁白几根,关素衣却还优哉游哉,不以为意,该吃吃,该睡睡,精神反而比以往更好。所幸关氏宗族规矩森严,人心齐聚,纷纷送来添妆,这才稍微缓解了仲氏的窘境。

    “弟妹,咱们依依嫁进侯府可是高攀了,你抓紧时间教她一点儿规矩,免得丢人现眼。也是她命好,上辈子烧了高香,这辈子才会被赵侯爷看上,可千万得谨言慎行,恭顺谦卑。若还像上回那般口无遮拦地顶撞长辈,说不得哪天就被出妻了!”上次被关素衣顶撞过的二婶娘酸溜溜地开口。

    此时的女人虽然还未被后世过于极端的贞操观所束缚,也不乏权势滔天者,但在庶民当中,地位却并不高。男人若厌弃了妻子,无需任何理由就能将之扫地出门,且还不用归还嫁妆,此为“出妻”。听上去似乎惨了点儿,被“出妻”的女子也会受乡邻嘲讽,却也只是一时,等风波平息后找个人再嫁并不难,大家也不会总揪着前事不放。

    然而在徐氏理学盛行之后,便随之产生了所谓的“七出七不出”,听上去仿佛保护了女人的权益,还规定嫁妆归女子所有,男方不得动用,却也只是为男人的负心薄幸披上一层悲悯的外衣而已,实质上却把所有错处归咎于女人,反倒令她们处境更为艰难。

    公婆不喜,休妻;无子,休妻;阻挠夫君纳妾,休妻;擅自动用夫家财物,休妻;多说几句闲话,休妻……自此,女人完完全全成了一个物件,喜欢的时候摆弄一番,厌恶的时候随手丢弃,而千般不是万般罪责,却要女人独自承担。更可怕的是,被休弃之后她们将要忍受长达一生的鄙夷与辱骂,莫说改嫁,便是自戕都得不到解脱。而她们的嫁妆,能要回来的不过寥寥几人,余者大多以养育儿女为由被夫家霸占了。

    说到“出妻”,关素衣抄写嫁妆单子的手停了下来,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定定朝二婶娘看去。仲氏亦极为恼怒,斥道,“嫂子,依依还未出嫁,你就一口一个出……你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她出自书香门第,并不擅长骂人。

    二婶娘被几位妯娌暗暗拉扯了几下,越发不忿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看看你家这破木头堆成的宅院,再看看金碧辉煌的镇北侯府,依依这丫头没见过世面,别刚跨进人家门槛就被惊得走不动道儿,届时可就丢人了!”

    莫名攀上镇北侯府这门姻亲,仲氏也正头昏眼花,倒也担心女儿一时间被侯府的荣华富贵迷了眼,行为有失妥当。尤其侯爷那般高高在上的人物,若伺候不好真被厌弃了,她如何有能力为女儿出头?

    仲氏越想越怕,脸色不由变了变。二婶娘见状冷哼一声,很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,心里的嫉恨亦消减大半。其余几位妯娌频频给她使眼色,让她莫要太过得罪人家。关素衣出身再怎么卑微,相貌却摆在那里,只要赵侯爷是个正常男人,没有不爱的。待她日后得宠,提携族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?

    二婶娘也慢慢回过味儿来,一面咳嗽一面想找个台阶下,却见怔愣中的关素衣忽然微微一笑,重新抄起嫁妆单子,字迹反而比之前更为挥洒。

    “婶娘说我关家门第低微,这话我却是不服气。若没有皇上的赐婚圣旨,再过几日,莫说侯府,便是宗室我也嫁得。”她挽起广袖,轻轻沾了沾砚台内的墨水,继续道,“谁高攀了谁,这话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这辈子,祖父身体康健,父亲意气风发,二人早出晚归,以文会友,声誉节节攀高。而本该名声鹊起的徐广志,直至现在还未找到出人头地的机会。上一世,圣元帝会着重提携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,这一世自然也会,而数来数去,关素衣找不到比祖父和父亲更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赐婚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?

    不同于女儿的笃定,仲氏对关家的未来并无太多想法,只吃饱穿暖也就够了。瞥见妯娌们讥讽的表情,她正想把女儿的大言不惭圆回去,外面却传来丫鬟焦急的嗓音,“夫人、小姐,快快穿衣打扮,宫里来人颁旨了!”

    一阵兵荒马乱过后,关家众人总算顺利接过圣旨,关老爷子获封帝师,位比丞相,关父擢升为太常卿,掌宗庙礼仪,乃九卿之首。父子二人一夕之间位极人臣,连带的将关家门第也拔高不少。如今谁要是再说关家高攀了镇北侯府,那简直是个笑话。镇北侯手里除了一个爵位,可说是毫无实权,而关家父子一个要教圣上读书,一个要教宗室弟子读书,堪称天子近臣,随便一句话也比寻常官员有分量的多。

    避至偏房的众位妯娌面色青青白白好不精彩,尤其是二婶娘,抖得跟筛糠一样,心中的最后一点嫉恨亦消失得一干二净。人就是如此,遇见比自己强的会忍不住嫉妒,遇见比自己强太多而难以企及的,便没有任何念想了。

    颁旨的宫人离开后,她们战战兢兢出门,战战兢兢告辞,只恨带来的礼物太薄,淡了与关家的情分,日后定要补上。仲氏大喜过望,哪里顾得上旁人,双手合十朝天叩拜,“多谢菩萨保佑,夫君与老太爷得了官职,依依就不怕被夫家欺负了!”荣华富贵终究比不上女儿重要。

    关老爷子与关父虽有满心壮志,最记挂的却还是孙女(女儿)的终身幸福,直叹这道圣旨来得及时。

    看着欢欣鼓舞的家人,关素衣垂眸讽笑。而今祖父与父亲已是文坛泰斗,朝堂重臣,她更不能丢了他们的脸。这辈子,她原本并不打算与赵陆离再生纠葛,那些曾经负过她的人,也无需紧揪不放。只因一点隔世仇恨就再次让自己沾满污秽,这种得不偿失的事她做不来。但赵陆离既执意要拉她下泥潭,便不要怪她挖坑埋人。

    本有些意兴阑珊的关素衣,忽然对一月后的婚礼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时光匆匆而过,婚期很快就到了,当关素衣带着一抹诡笑跨上花轿时,甘泉宫内却有人病倒了。霍圣哲闻听消息后立即赶至,亲手端起碗,给气若游丝的人喂药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惦记着他?”这句话饱含叹息与无奈。

    叶蓁惨然一笑,末了打开梳妆盒,拿出一支木头雕刻的玉兰花簪交给大宫女,言道,“将它还给侯爷吧。告诉他,去也终须去,往又如何往?若得山花插满头,莫问奴归处。”话落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霍圣哲放下碗,冷道,“往又如何往?怎么,你把这甘泉宫当成囚笼不成?”

    叶蓁苦笑不答,神情凄然。

    霍圣哲定定看她良久才叹息道,“他既已续娶,你也该放下了。日后,朕会好好照顾你。”话落拍了拍女子单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叶蓁费了好一番劲儿才把几欲上扬的嘴角压下去。这句近似于承诺的话,她足足等了六年!若早知道让赵陆离娶妻能换来皇上的亲近,她何必紧抓着镇北侯府不放?但赵陆离对她言听计从,百依百顺,终究还有点用处,也不能一下丢开手。

    关素衣,哪怕你才貌绝世,也架不住皇上心中对赵陆离,对我的愧疚。宫中的富贵已经与你无缘,但愿你满意我精心为你挑选的婚事。这样想着,叶蓁急忙捂住嘴咳嗽,以免眸中的狠毒和得意被皇上察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穿大红喜袍的赵侯爷面上却溢满痛苦。他握着玉兰花簪,不敢用力,怕将它捏断了,又不敢放手,怕将它弄丢了,心绪不断拉扯。送簪子的大宫女偷偷将一张纸条塞进他手心,这便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不愧为宠冠六宫的叶婕妤,当着霍圣哲的面儿也敢公然给前夫递送消息,还未招致半点怀疑,难怪能从再嫁之身爬到如今这个高位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